影像的吶喊

講述校園性侵的《無聲吶喊》電影和原著小說在韓國的成功,觸發全國維權運動,甚至逼使政府對案件的重審與修例,帶來了公義與改變。 記得還在Gay Radio負責創作節目的時候,也不時和朋友討論如何可以把同志的聲音帶給圈外的社會大眾。我們都覺得走上街頭大聲疾呼,一時確實可以搶佔報紙版面,但高音量的口號對路人來說影響或許只是幾秒間,卻不及像2005年一齣《斷背山》引來社會的討論與反響。除了令我們多了一個「斷背」的雅號,傳媒也開始對同志有更大的興趣。甚至藝人本身也接連「出櫃」,政治人物也來抽水「支持」,還有食古不化的原教旨主義者大力自反方催谷,正面或負面也好,近年同志佔有的傳媒空間反而比從前大得多。 說回《斷背山》,兩個男主角浪漫又淒慘的愛情關係,著實讓不少人動容,性向反而變得次要而成為了一種無界限的感覺,令不論性向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由於大眾對性向認知有限,若我們能供給他們刻板印象以外的資訊,提供多元的視點,大眾也許會更樂於接收和認識同志。 不只圈外朋友能被感動。就像網劇《我和他的99天》或者廣播劇《同愛猜情尋》、觸及的不單只同志圈內的問題,也涉及家人、父母甚或同學朋友間的關係。如果看看youtube的留言,可以發現有一些3、40歲的同志在那裏以留言「出櫃」。這一步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微不足道,但對因怕被歧視而走進衣櫃十多二十年的中年同志,卻是像踏足月球的一大步。作為劇集的創作人,看到這些留言當然極為感動,為圈中有如此多的恐懼感到悲哀之餘,亦為不少人對我們的欺壓覺得憤怒。 有著這些留言與感受,雖然前路崎嶇不平,但我們仍要堅持路向,以藝術表達現實的方式去感動其他人。 阿佳有一句說得很好,我們好給人家看,人家便不會有空拿起有色眼鏡看自己。為別人高興都來不及了,還要說什麼歧視呢?在大學播放《異路同途》的片段時,我從台下同學們的表情,就充分感受到阿佳所說的情況。現在每次為紀錄片報名參展和詢問發行的時間,我都以這樣的心態去提醒自己要堅持下去,花費的心力和金錢也不枉花了。 Continue reading 影像的吶喊

為何叫《異路同途》?

轉眼間有關我和Henry結婚的紀錄片製作已接近尾聲,我倆就像一般父親為第一胎的孩子張羅著,希望給它起一個合適的名字。《異路同途》是我陪著Henry跑步時想到的。記得當時鬼馬地改著《鐵血丹心》的歌詞邊跑邊唱:「論老公,俗世中不知邊個好?」,因鬼才有限,便繼而接唱原版「或者,絕招同途異路!」。突然我靈機一觸,從此《異路同途》這四個字便揮之不去了。 所謂「異路」,就是同志們與生俱來卻又與別不同的一條人生路。這是我們沒用選擇的唯一道路。還沒有「出櫃」的,走的也是同一條路,只是選擇在黑暗裡走。而 早已奔向彩虹的,走的自然是陽光大道。 當在路上遇到了真命天子,便能「同途」一起走向另一個人生目標:建立家庭。 紀錄片的首要迅息,就是:”Yes, we are different. Yet, we are the same!”。不知道有多少人已說過,愛是沒有性別的。曾幾何時,跨文化與跨種族的婚姻也是被禁的配對。今時今日,戀愛自由,每一對都是理所當然如金童玉女,一男一女就可以了。再進一步,希望是接受兩個相愛的人,不論性別。 我想,在同志圈子裏的,已到了「而立」年齡的有很多,到了「而不惑」階段的也不少。未婚,也許是在黑暗裏的「異路」迷失了,找不到能「同途」的人。紀錄片的另一個意願,就是把這條像在香港旺角裏人又多巷又窄的「異路」擴寬和照亮,讓過路人走得輕鬆點,讓找到「同途」夥伴的機會提升,更讓他們一起邁步擁抱彩虹。 Continue reading 為何叫《異路同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