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緣巧合(六)Guy:提親

中國傳統裡,好像沒有直接求婚這回事,最多找個人來提親。人說「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因而衍生了「媒人」這行業。男人為免因求婚不遂而下不了台,更怕因當眾被拒絕而難堪,找個代言人,神不知鬼不覺。若能如願,當然最好,那時再向親友宣布喜事也不遲。否則,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還有機會「再見亦是朋友」。 外國人古時也有類似的動作。直到現代,大部份成年人戀愛自由,婚姻也自由。於是提親這環節,便自己「搞掂」算了。在某些人的心中,求婚是利誘的一刻。最近不是有人在香港花了幾十萬去把求婚過程示眾嗎?可惜這樣的誇張求婚,把二人的浪漫「演」變成城市的新聞和茶餘飯後的話題。本來是一個 Proposal,現在卻像是一場戲。 說到 Marriage Proposal, 一般都是情到濃時,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Will you marry me?”。這是問對方是否願意,但不算是請求。我也是真真正正的向 Henry 提親(proposed)。 嚴格來說,並沒有「求」婚。 Henry 喜歡寫作,也曾經出版過小說。我相信旅遊增廣見聞,對寫作有幫助。於是自相識以後,一有機會便安排和他一起在亞洲旅遊,由澳門和台灣,到上海和東京,都玩得十分開心。我當然也知道,一起去旅行是對情侶一個相處的考驗。但這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卻把我倆的感情更鞏固了一些。於是靈機一觸,立心把他帶到加拿大去,好讓他感受一下加國的風情和自由。 在安排越洋到加國的過程中,我漸漸覺得這旅程是我們結合的機會,也可為我倆的將來鋪路。也不記得是2011年1月哪一個日子,我正在東京公幹。Henry 在沒有預告的情況下收到我這樣的一個短訊:「不如我們在加拿大結婚?」我就像在提議到哪個地方去吃晚餐一樣輕鬆,但他沒有立即回應。我在電話的另一端安靜地等著,心情不能說一點都不緊張。大約兩分鐘後,電話螢幕上便顯示出簡單的兩個字:「好呀!」我並沒有立即感受到那份幸福,好像所有都只是預料中事。 然後,那份難以形容的喜悅淹蓋了我。我和他要結婚了!心中的興奮,讓我在公司幾乎無法專心工作,只會一邊幻想著我們的婚禮,一邊不自覺地微笑。 在接受訪問時,Henry 總說我的「求」婚不夠浪漫。我卻認為無論求婚時有多浪漫,都只是瞬間的事。那麼,最浪漫的事又是什麼呢?那就是和他一起慢慢變老。 全文見《基緣巧合》Facebook fanpage: Advertisements Continue reading 基緣巧合(六)Guy:提親

‎基緣巧合‬(五) Henry:台北慶生 定情之旅 (下)

我決心要給 Guy 一個最難忘的生日,航班上的蛋糕驚喜,還只是個開始! 我其實與台灣頗為有緣。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參與當地也是首次的同志遊行,都是在台北市。因為好山好水好人好事,在那次旅程之後,我就此愛上了台灣。後來更「以文會友」,結識了好多當地的朋友和讀者。之後我自己去了好幾次旅行,最長的一次旅程,更是用了九天乘坐火車環島,反而在台北愈待愈短,今次和 Guy 同遊,剛好可以再好好遊歷這個地方。 Guy 之前只去過一次台北,我便帶他到處走走看看。首晚便遇到小插曲。我們跟我當地的朋友見面聚餐,同桌來了兩個外國朋友,那兩人明顯對我或佳有點興趣(偷聽到他們的悄悄話),飯後,朋友竟然要我帶他們去夜店玩。這種奇怪的安排,若我是單身的話,或許我就大方做個外籍導遊,看看有沒有下文吧。不過我已不再單身,而且一過午夜,就是 Guy 的生日正日,說甚麼也要過二人世界才對。 我們兩人去了紅樓先喝一杯預祝生辰,準備好明天的全日慶祝。回到酒店我竟然有點肚餓,Guy 堅持點了 Room Service 揚州炒飯作宵夜。愛惜地看著我,吃著美味的炒飯,我充份感受到 Guy 真的很疼惜我。 當然好戲在後頭,最精采的部份,未抵埗時已準備妥當了。 晚上我們去了台北101,試了很好吃又精緻的台菜。很多母親都不懂煮豬肝,往往煮得太老令人拒吃。不過面對著非常嫰滑香口的燒豬肝,Guy 終開懷地大快朵頤,整餐飯都吃得非常悏意。 隔壁剛好有家酒舖,我偷空走進去買了瓶好酒。真正的生日會正在酒店等著他哩。 回到酒店房間,剛好快到十時正,我們剛洗完澡,外面就有人拍門。 “Room service!” 我讓 Guy 去開門。門房推著手推車走進來,上面是點著蠟蠋的精緻蛋糕,還有一大束鮮花。 哈哈,好吧這是在TVB學回來的「浪漫冧女」招數。不過要安排起來,並不像當編劇時,一揮而就打幾個字這麼簡單,來往的電郵和通訊,真的複雜得多。 Guy 看到這種排場,又忍不住感動得哭起來。我拿起紙巾給他抹乾眼淚,吹熄了蠟蠋,許了願,再從雪櫃拿出剛才買的紅酒,兩人對飲吃蛋糕。 這是我能力範圍內的小小心意。 事實上,我在香港時,已透過電郵跟酒店職員安排好了。她們真的很貼心,不單替我跟餅店和花店聯繫,讓我能選擇心愛的款式,而且知道我們是同性,也沒有不同的反應,這讓我覺得十分高興。在我再三確認下,她們也是小心奕奕的,在 Guy 入住時倒沒有跟他「確認」何時要送蛋糕,免得重演在航機上的窘事。她們待 Guy 走開後才悄悄跟我確認當晚的安排,這種秘密的行動,竟令我有種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幸好終於都成功為他慶祝了。看到心愛的人開心得掉淚,我也大感滿足感動。 這趟旅程,雖然只有四日三夜,但我們倒去了很多地方,在輕鬆的氛圍中,兩人又談了許多深入,對人生的種種想法。當中二人的相處無間,不用言語便知對方想法的那種合拍,為我們的定情之旅,作了個很難忘的註腳。 (下周四待續) FB PAGE:‎基緣巧合‬(五) Henry:台北慶生 定情之旅 (下) Continue reading ‎基緣巧合‬(五) Henry:台北慶生 定情之旅 (下)

基緣巧合‬ (四) Henry:台北慶生 定情之旅 (上)

基緣巧合‬ (四) Henry:台北慶生 定情之旅 (上) 轉眼間已經是一零年的十一月。之前我們協議好,用三個月的時間好好相處,再作決定我們是否要一起走下去。我們還訂了月中他的生日,作為這個重要決定的日子。 在這段時間裏,我倆早已見過對方的家人。Guy 與他的家族關係親蜜,對家人也照顧有加。看著他們一家人高高興興的,我既是羡慕,也暗忖這種肯「顧家」的男人是最可靠的。我想母親這麼喜歡他,應是看上他這一點吧。 月初,Guy 告訴我已訂了飛台北的機票。這是兩人第一次出國旅遊。有說,去旅行是對情侶的一大考驗。因為生活習慣和性格,會在這短短的幾天旅程中被放大。很多人都會因各種小事快速累積不滿情緒,吵架甚至鬧分手。 雖然我們這兩個月來每天的相處,早已清楚對方的習性和喜好,但是我對於這個「考驗」並不擔心,反而是充滿期待。 因為這是他的生日啊。也是「定情」之旅。 作為寫小說和劇本的人,我相信人既可以平淡一生,若喜歡的話,也可以多姿多采。既已作決定要和他在一起,我決定要給他一個難忘的生辰。 但我要怎樣做,才足夠讓他「難忘」呢?結果,我在期間弄哭了他,還要有兩次。當然這些不是因為我惹他傷心流淚,卻是因開心感動而流下的男兒淚。 大家有想過,在飛機上和伴侶慶祝生日嗎?這是我一時的「忽發奇想」。在起飛後送他生日蛋糕,我想他會應該會喜歡這個驚喜吧?擔心安全規定的問題,我先致電航空公司,確認能否帶蛋糕上機。 答案是不可以。「但你可以向我們訂購。」不過只得一款忌廉蛋糕,但可以替我在上面寫字。雖然連款式也不知,但不要緊,只要有選擇已經很足夠了,對吧? 但這樣就行了嗎?當然不。還有旅程第二天,他的生辰正日呢。詳情我們留待下篇再談。 先說回出發那班機。那天雖然正值秋涼,但出奇地陽光普照。Guy打趣說,「我總是訂了陽光的。」(之後與他多次旅行經驗,證實果是如此)。越接近登機的時間,我越是緊張,擔心會否出亂子。大家都知道,如預訂了特別餐,起飛前空姐總會先來確認乘客身份--那位空中小姐走過來時,我發現時已阻止不了。 「林先生,請問何先生的蛋糕,要甚麼時候送上?」她好像好像好像沒察覺……何先生--阿 Guy 就是安坐在我旁邊呀!果然是可以發生的問題都發生了。(這就是我的人生吧?) 我一臉尷地轉頭看著「何先生」,卻看到他感動欲哭的表情。 我頓時慌了手腳。「為什麼要哭?」我忙拿出紙巾。 「你對我這麼好。」他哽咽著如此答。 傻佬,不對你好,我還應對誰好? 空姐送上蛋糕,為了賠罪還送上兩杯香檳,加上一朵摺得很精美的紙致瑰,還一起唱了生日歌。我們把蛋糕分給他們,一起分享這喜悅。 不只是Guy,對我來說,也是個很難忘的生日會。(下周四待續) Continue reading 基緣巧合‬ (四) Henry:台北慶生 定情之旅 (上)

基緣巧合(三)Guy:我不是一舉成名,卻是一舉成婚!

我不是一舉成名,卻是一舉成婚! 喝酒舉杯,本來是一個為了慶祝某個特別的日子或聚會的指定動作,但一般都是舉向相識的人。我在酒吧向一個陌生人舉杯,應該不是第一次,卻肯定是對我生命影響最大的一次。真是一個小動作,換來一個大歡樂。 說起指定動作,很快便想起“見家長”。這是一對戀人,戀情發展成熟後,在需要家人的認可和支持時,特別安排的一個指定動作。而我倆見家長的過程,也和相識的過程一樣充滿戲劇性。 記得當晚二人正在如常拍拖,除了心裏感覺甜蜜,口裡也同時嚐著甜品。就在甜上加甜之際,Henry的手機響了,原來是他的母親大人Ada的來電。從Henry口中,我知道他和母親的感情很好,二人相依為命多年,母慈子孝。 Henry和她談了一會之後,突然把手機遞過來,說媽咪要跟我說話!我本也打算相約Ada一起吃晚飯,完成這個指定動作。誰料她比我更著急!她肯定是留意到兒子近期的正面改變,然後從Henry那邊知道我的存在,於是一心想早日認識和了解我這位疑似真名天子的偷心者。 「喂!伯母妳好!」我一時有點驚惶失措,沒有預料到見家長前會先有個Phone Interview. 她那邊的聲音平穩,帶著誠懇的語氣,一開口就說:「多謝你對我的兒子那麼好!」她還說希望我會日後好好照顧Henry, 幾乎像托孤一樣。我當時立即向她承諾,我們會好好互相照顧。到氣氛慢慢輕鬆起來,我便約她吃晚飯,她也爽快地答應了。 我深深明白,”There is no second chance to give a first impression”。聽說Ada喜歡吃魚生,於是安排在銅鑼灣一家比較像樣的壽司專門店聚餐。其他的不用說,相信她還記得那些從日本空運過來的刺身。當然,我當晚的表現也沒有讓刺身比下去,讓她老懷安慰。當晚,Ada不要我叫她伯母,要叫她媽咪!我也就突然多了一個媽媽。 Henry見家長的過程雖然沒有我那麼官方,但想來卻更有難度。因為他要見的家長,不是我父母,卻是我在香港的一群家人。 當時也是中秋,那時我倆認識了只不過一個多月。剛好我的外甥女婿在公司的會所安排了一個燒烤會,我就藉著這個機會,讓Henry一次過和我的家人見面。其實我對Henry和自己的感覺是充滿自信的,否則也不會讓他過這一關了。果然,Henry當晚就像和我家的男女老幼都已認識很久一樣地相處,大方不怯場。還記得我那最年長的外甥女,在Henry去幫忙拿食物時笑著跟我說:「佳舅父,這個不錯呀!」我便喜形於色地回應:「是嗎?想不到他和你們這麼快就混熟了!」 從此,我們每年在中秋都會用魔術,把月餅裡的鹹蛋黃變成甜的。 Continue reading 基緣巧合(三)Guy:我不是一舉成名,卻是一舉成婚!

基緣巧合(二)Henry:天造地設的短距離

那晚之後,我們很快便形影不離,開始了同進同出的生活。Guy甚至說:「在此之後,除了出差之外,我們就沒有分開過。」親密程度以他的朋友Viki形容,頭一次的澳門之旅是如此情況:「我那時還以為你們認識了兩三年。」我也不知如何,就是愛黏著他。或許是身在外地,我喜歡挽他的手,甚至擁抱著。Guy笑著說:「你也真愛親蜜的嘛!」 不過,我們實際上只認識了三天。我想,「一見如故」應該就是最貼切的形容了。 在酒吧那晚,我們已談過很多有關生活、電影、旅遊等等的興趣,話很投機話題多得說不完;那個周末的出遊,還進一步發現對方是個很合拍的玩伴。 不過,大家可能沒有想過,原來我們相差了十五歲。 認識我們的朋友,就知道「估年齡」是我們友儕間,樂此不疲的小遊戲。頭一晚在酒吧裏,我並沒有在意他的年齡,看上去,我還以為他最多大我五歲左右。而且總不會無禮得,直接問新認識的朋友有多大年紀吧? 自澳門回家那一晚,他才揭開謎底。原來比我猜想的要添上十歲。那一刻,我確實有點被嚇到。他吃了防腐劑嗎?就算離開昏暗的酒吧燈光,看上去就像三四十歲,尚算皮光肉滑的,也真的感受不到任何「佬味」。 後來在《異路同途》放映後的問答環節,有些觀眾都問到我們的年齡差距,會否影響大家的關係。有人說「三年一個gap」,不過,冥冥中真的自有主宰,大家的喜好竟有不少重疊的地方,還真幸運。 例如音樂方面的喜好,我們又出奇地契合。他對中文流行音樂的喜好,停留在移民前後的八十年代;我接觸的廣東流行曲,剛好就是父親留下的七、八十年代的黑膠唱片開始的,其中一隻是鄭少秋的《倚天屠龍記》,比我出生年份還要早;加上我是林志美迷,八十年代的唱片幾乎都有了。他也喜歡日本和外國的流行曲,還有陳奕迅。兩人去唱卡拉OK,也不愁沒共同喜歡的歌。他還懂得唱粵曲呢。他在加拿大時也曾是登台歌手,唱歌方面還可以跟他學習。 讀物方面,他喜歡金庸、李碧華的小說,這類書剛好我也喜歡;他玩古箏,我則拉小提琴(雖然早早便荒廢了);大家也喜歡外語電影,聽音樂、歌劇等等。 在性格配搭方面,年長也有不少好處。Guy因歷練較多而沉穩,處事也能面面俱圓;有時我白羊座的急躁脾氣,往往會惹惱別人。但他的情緒卻沒有被我左右,反過來還會理性地安慰我,疏導我的情緒。換著是別人,可能早已吵架收場。當然,我在過往的關係中,也稍為學乖了;而且珍惜一個人時,亦不捨得傷害他,氣話也往往能傷人,故此,頂多是自己生生悶氣,不會把這些情緒發洩在他身上。 之後那段日子,有空的話,晚上就到他家的蘇豪附近一帶遊玩吃喝談天;一到周末,我們便相約出遊,尤其喜歡與他的朋友到郊外走走。他為人浪漫、見識比我多,豪爽開朗又很會照顧身邊的人,朋友都很喜歡他,也深深的吸引了我。 他對吃喝也很有研究。在加拿大過長期的獨立生活,讓他很會下廚,也懂得品酒。偶爾他會買枝酒回家,煮些小吃伴著一起喝。簡單的沙甸魚烤多士、魚子醬,配上紅酒、香檳,靜靜的喝著酒,看場電影,就足消磨一個晚上。 不過,我們倒未真正開始拍拖。因為我還未準備好,進入下一段關係。那段時間,我忙於為財政困難的網上電台尋找出路。在各方好友的幫助與支持下,電台嘗試開拓藝人的採訪節目,搞贈票活動,還舉辦籌款晚會,希望覓得租新錄音室的資金。我下班後,很多時還回電台開會、錄節目、走場宣傳活動,忙得不可開交。Guy雖然對電台的情況理解不深,但仍很支持我的工作,更身體力行出席了一些活動。這方面,我是十分感激的。(下周四待續) Continue reading 基緣巧合(二)Henry:天造地設的短距離

基緣巧合(一)Henry:相識:五周年

今天是我們相識的五周年。 晚上十一時前後,剛好是我們首次接觸的時間。 一直以來,好像沒有多少機會,把我們的相識以至結婚的經歷好好分享。就算在《異路同途》裏,篇幅所限,也只是由我倆準備婚禮說起。 我忽發奇想,不如就在此處分享我們的相識和結婚的經歷。除了是分享喜悅,我想,這段經歷或許對大家在感情,可能有些啟發或用處。大家就請多多支持,也期待大家可以加入留言分享吧! (一)Henry:只是舉杯而已 大家相信一見鍾情嗎?我在大台做編劇時,確實寫過主角如此就跳進愛河。不過,這很多時祇是大家的一廂情願吧? 不過,我終究還是遇到了。 二十分鐘的吻,或許已說明了一切。 遇上 Guy 前的一個月,我剛結束了十一年的同居關係。真正的愛情對我來說,應是毫無保留,互相扶助支持走下去的,缺一不可,若如此也就只好分手。 好不容易回復單身,我想不如就此休息一下也好,同時也把精神花在工作轉職和同志電台的財政挑戰中。當時一位朋友也剛好失戀,我們便相約聊天解愁。同志社交場所向來不多,我們選了上環一家同志酒吧見面,閒談加上一點點酒精解壓正是我所需要的。 我下班後搭地鐵到上環,致電他卻說才剛出門……他家還住元朗哩。那時才晚上十時半!去到酒吧,發現和平日稍有不同。 「舞男表演 入場費100元包飲品一杯」職員守著門口收入場費。我想,反正已經到了,就付款進去等吧。至少有表演可看,晚點想必也能碰到其他朋友也不會悶。 進去才開始後悔。時間真的太早,侍應比客人還多,入了場換了啤酒也不好就這樣離開。同桌的另一端,沒多久站著一個穿黑色背心的短髮壯男,與他的朋友各拿著酒用英語閒聊。 我在環顧四周時,他們也在看著周圍的人,沒多久,我們的視線便對上了。 他向我微笑,並朝我舉起手上的酒杯。我做了他形容為很「不香港人」的動作:舉杯回應。我以為這是單純的禮貌吧。Guy 本身也不是酒吧常客,當晚只是盡地主之儀帶日本朋友來參觀。我們三個人很快就天南地北的談起來,還發現不少共同興趣。Guy 的幽默感和自信的談吐,令我不知不覺地對他產生了莫名的好感。 接近午夜,人開始多起來。我們被逼站得越來越近,到最後,幾乎時人貼人,勾肩搭背的。他不知我酒量差,請我連喝兩杯Vodka Pineapple。(味道太像果汁的雞尾酒還真是要慎喝)。興奮加上談得忘形而口渴,我連酒醉了自己也沒發覺。 午夜左右,舞男表演終於開始。人太多,我們站在最遠一旁,視線全被擋住了。他拉起我,爬到身後梳化的窄壆站著,從後把我緊抱不讓我跌下去。小舞台上勁男在熱舞,這邊廂狹窄的壆上我們抱得緊緊的,強壯的身體帶給我溫熱的安全感。表演結束,我們回到地面,剛好四目交投。不記得是怎樣開始的,我們忽然像觸了電般,開始瘋狂接吻,大約有二十分鐘吧…… 吻完分開後,我們才發現,周遭的人和遲到的朋友圍成一圈,都看得呆了。 我想,這便是一見鍾情吧。(下周四待續) Continue reading 基緣巧合(一)Henry:相識:五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