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天空 Sky’s the limit!

天空有很多種:晴朗的、灰灰的、藍藍的、紅紅的、多雲的、無雲的、狹窄的、曠濶的……,不同的時間和地點,可以看到不同的天空。天空的顔色、高低、大小、都能千變萬化。記得小時候和鄰居的小孩一起看著天上的白雲不停地變幻。雲朵的形狀像動畫一般,隨著自己的幻想,變成各種小動物。這場免費的演出,也不是想看就去看,非有天時地利不可。除了藍天作背景,白雲在前台,還有那不可缺少的清風! 天色的變化,一直對我的情緒有一定得影響。在不知不覺之間,我的心情和心態,會隨著眼前的天空一起變化。看到晴空萬里,我會感覺精力充沛,平靜而充滿希望。烏雲密佈的天空,卻讓我失去安全感,心裏的世界也頓時變得灰暗。忽然想起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句話: 人在做,天在看。天,對中國人來説,另有意義。它代表正義,更有無上的權威,掌握世間一切。 我想Henry 對加拿大最深刻的印象,應該就是那裏的天空。國外的月亮不一定更圓,但加國的天空肯定比香港寬闊。在溫哥華,沒有過多的摩天大廈遮擋著,擡頭看到的天空,親切又實在。這應該是 Henry 第一次體驗到沒有「恐同」的環境,那輕鬆自由的感覺,讓整個世界也和天空一樣,寬闊起來。 原來,除了那些沒有感情的建築物,身邊的人群也能把同志們的「天空」縮小。我們要繼續努力,好讓不「同」的世界,「同」樣海闊天空,一起畫出彩虹! Continue reading 「不同」的天空 Sky’s the limit!

愛情不同,口味一樣

電台訪問節目還未出街,小天后己經開始在社交網站打出預告,真的十分榮幸。看到有聽眾留言,說看到本Blog的名號,便直覺覺得這個訪問將會「重口味」,才提醒了我們是首對在這節目中作分享的同性情侶。因為這一提醒,原來不知不覺間我們己經回到現實世界。聽眾Sonus說得好,要是人獸戀就真是口味很重,我們只是提供了多一個角度去看愛情。 其實我們和那位女聽眾都同樣是愛男人而已,口味一樣,風味絕佳!兩口子結婚的喜悅,還有相處的柴米油鹽,看的角度人人不同,但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就是兩個人的事情。 這才想起,婚禮由籌劃過程到現在,在香港,在加拿大也好,遇到的人和事都出奇地順暢,讓我們受到的「普通化」對待幾乎被視為平常的,對住潛在的異樣眼光和對待也被忽略。不過我會這樣想:要是心存被歧視的目光,自然對方看到我們的表情也會想起,啊這是一對同性戀的男人!和我們不同!這樣便自然引來異樣的眼光去看異於他們的人事。歧視就是由這樣的心情引發也說不定呢。 不要去想自己有何不同,想想自己真正的意義何在。 就像當日我和諾韻結緣的,就因為舞台劇《一毫子慾望》的電台訪問。那時我還是同志電台的節目總監,問我為何拍板做訪問?因為這是一套值得探討的藝術作品。沒有同性戀題材有問題嗎?為何會有問題?我們就是想探討舞台藝術而已。 故此聽眾Frankie的見解是英雄所見略同。「真正的同性戀愛更能貼近愛的層面」。 我們四個在那個晚上談的,就只是「愛」一個字而已。提提大家可以在下面留言給我們打打氣, 或者按”Share”給你的朋友,又可以在右面鍵入你的電郵地址,謝謝支持!!!! Continue reading 愛情不同,口味一樣

(轉載)蘋論:同志結婚長路漫漫

(台灣路長,還是香港路更長?……) 台灣社會花了20多年的教育才讓人接受同志,但要接受同志結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總統府國家人權報告提議同性戀可結婚。內政部次長林慈玲表示,同性戀能否結婚應是法務部管轄的範圍。 稱會影響性別認同 我們社會有極其保守的一面,最反對同性戀結婚的首推宗教團體,其次是學生的家長團體。事實上,同情同性戀的人未必贊成同志結婚,認為是國家背書蓋章認同同性戀。他們認為同性戀是兩個人的私事,可以接受;但由政府同意他們結婚是另一件事,等同政府公然把同志的私事公事化,唯恐影響中小學生的性別認同,並使孩子感到迷惘。 連教育部想把同性戀議題放入國小教材,都引起家長團體的反對,可見想讓同志結婚合法化是多麼困難。所以同志結婚在台灣還早得很。歐美社會在性別問題上很開放,很自由,把性別認同當作人權來尊重,但能合法結婚的國家還是不多。 很多人質疑,同志在一起就好,何必辦理結婚?其實同志與一般異性戀一樣,也需要法律的認可。從心理面來說,結婚是一種幸福的儀式,穿婚紗、接受禮堂內親友的見證與祝福,莊嚴的儀式無論是受到神父、牧師、法師或法官的祝福與宣告,都給相愛的伴侶包括同志們極大的鼓舞。人畢竟是社會的動物,需要社會既定機制的認同;當然更需要配偶的承諾,而婚禮就是承諾的儀式化、制度化與公開化。 從法律面來看,夫妻合併報稅比單身報稅享有較多的抵稅額;若離婚也可合法要求贍養費。 此外,他們會領養小孩來滿足做父母的感受,那就更需要法律的保障,特別是如果離婚了,也可讓養育小孩的一方得到法律對財產的保障。這是同性戀者極力爭取結婚權的原因。 宗教團體大都反對 所有的正派大宗教都排斥同性戀。基督宗教的《聖經》舊約裡對上帝懲罰同性戀有恐怖的描寫,甚至以天火焚燒索多馬城;索多馬因此成為肛交的字源。宗教對性的態度,是性不可用來歡娛,只能為繁殖而性交。同志無法繁殖,性純粹只為慾望與快感是有大罪的。台灣社會花了20多年的教育才讓人接受同志,但要接受同志結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Continue reading (轉載)蘋論:同志結婚長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