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本色

                  同志一年一度走上街頭表態,但熱鬧過後,我不禁自問,同志是否已藉此向大眾展露了本色?(Credit:Joey KWOK photography) 和Henry在街上走路,偶爾也留意到有同志迎面而來。外國人有一説法:“It takes one to know one”。一個人的性取向是可以看得出來的,關鍵在於觀察者的「慧眼」。過去曾有馬來西亞政府官員提出一些評估標準,結果成爲同志的笑柄。不過,他們説那些穿V領兼顔色鮮豔(尤其是粉紅色)T-Shirt的,就一定是同志,也不是沒有原因。 雖説紅男綠女,男子漢穿上純紅或粉紅色的衣服,並不是華人的傳統。即使是嬰兒,一般也是男的穿粉藍,女的穿粉紅。衣服的顔色,無疑也是對外界一個信息。所有禮服、喪服和制服都有它們特定的顔色。當然,不同的國家傳統也會有差別。比如白色,是歐美國家用來做結婚禮服的顔色,而在亞洲國家,一般卻是喪服之用。           同志也有自己一系列的顔色。六色彩虹旗是來自一名三藩市藝術家Gilbert Baker的創意。每一種顔色,代表著不同的意義。從1978開始到今時今日,已廣泛地象徵著同志社群(LGBT)。                               同志遊行成功佔了大篇幅報道,但卻難以讓大多數同志成功「現身」。截圖取自《蘋果日報》網站 Henry: 每年各地的同志遊行,成為外界焦點的,幾乎都是穿泳褲大騷身材,背負天使翼或繽紗條狀氣球的健美壯漢,身穿皮革裝拿著皮鞭的男人,又或者是花枝招展的扮裝皇后,盛裝出席舞會的公主修女聖母等等。結果大眾透過傳媒看到的,多數就只有這些「同志」,徒然加深同志在他們心目中的既有印象。 這些扮相,真的是同志的「本色」嗎?雖然同志的性傾向與大多數人不同,但是否代表這些人,就有著與眾不同的「本色」呢? 我記得負責編導的同志網劇《我和他的99天》播出時,有觀眾留言批評演員演出太「娘娘腔」。我當時很不解,因作為導演,我從沒要求演員要這麼演。現在我才明白,可能是同志被污名化已久,擔心被展示的形象,有任何負面或偏差的地方,惹來外界無謂的誤會,尤其是被自己人所塑造出來的形象。一部劇集就能令觀眾這麼著緊同志形象,何況上街遊行面對大眾呢? 其實同志亦凡人,正常過正常。上星期我參加同志遊行,看到大部份出席的朋友,不論同志與否,根本與普通人無異。可是平凡的大多數永遠不能成為焦點,一年一度同志現身的難得機會,卻往往被組織或商戶的吸睛宣傳,加上找尋噱頭的傳媒鏡頭所忽略,對同志的形象工程來說究竟是否一件好事? 當然每個人都有決定自己穿著的權利。不過他們若能在此之前,先教育大眾下列常識,或許對作為大多數的普通同志較為公平: 男同志,也是男人,女同志,也是女人; 男同志無需扮演女性角色;女同志也不等於要扮Man; 喜穿女裝的男人是易服(Cross-dressing);裝扮成女性表演的男人叫扮裝皇后(Drag Queen),都與性取向無關; 想變成女性的男性,不是男同志。 同志當然可以很「Pride」很「fabulous」,但還有更多不同「本色」存在。但這些「本色」又如何能令外界得知? P.S. 我們將於12月7日踏上TEDxKowloon舞台,與現場觀眾分享我們的「同志本色」。作為香港同志夫夫,我們如何以愛重組生活?讀者如欲參加可瀏覽大會網站 作者facebook Continue reading 同志本色

《異路同途》@港大通識「平等機會節2013」

《異路同途》有幸參與由港大通識主辦的「平等機會節2013」,合辦放映會及座談會。活動將於下星期五(15日)晚上6時至8時,假香港大學鈕魯詩樓K223室舉行。放映後港大輔導及心理培育總監梁若芊女士,將與導演翁志文及主角Guy及Henry進行對談。歡迎公眾參與,費用全免。 預先登記留位:http://hkuems1.hku.hk/hkuems/ec_regform.aspx?guest=Y&UEID=27561 (Eng version)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Screening and Seminar co-op with HKU General Education. Date: 15 Nov 2013 Time: 6.00 pm to 8.00 pm Venue: K223 Film Name: Different Path, Same Way 異路同途 Director: Chi-man YUNG Guest speaker: Henry and Guy, the couple in the film Chi-man YUNG, Director of the film Dr Eugenie LEUNG, Director of Counselling and Person Enrichment Length: 44mins Register: http://hkuems1.hku.hk/hkuems/ec_regform.aspx?guest=Y&UEID=27561 (For Public) Continue reading 《異路同途》@港大通識「平等機會節2013」

《婚甘同味》食譜分享:泰式生蝦醬汁簡單做法

Henry:我上載和老公享用泰式生蝦的相片後,有許多朋友都很有興趣知道酸辣沾汁的做法。其實做法非常簡單。徇眾要求,在此分甘同味齊齊試做吧  材料:青檸1個半,若買不到可轉普通黃檸一個 紅辣椒4-5隻 蒜頭3-4瓣 芫荽1小束 魚露1-2茶匙 砂糖1-2茶匙 做法: 1. 把檸檬切半、榨汁、挑走果核; 2. 紅辣椒開邊,挑走果核以減低辣度,再切碎備用; 3. 切碎蒜頭及芫荽備用; 4. 將紅辣椒、蒜頭及芫荽碎酌量拌入檸檬汁內攪勻; 5. 拌勻後加入魚露試味; 6. 酌量加入砂糖,按喜好調節酸辣度。 7. 餘下的紅辣椒、蒜頭和芫荽,則舖上生蝦上作裝飾; 8. 若不能吃辣者,請減少紅辣椒用量,一隻已足夠,並且記得挑核。 順帶一提,凍肉店和吉之島(AEON)等大超市都有預先包裝的急凍越南生蝦發售。一般為18隻裝,售價47-68港元。室溫解凍即食,也可作日本刺身。 雖然我母親是泰國華僑,我也因此有較多機會接觸泰國美食。不過只要多吃多做,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泰國菜!   Continue reading 《婚甘同味》食譜分享:泰式生蝦醬汁簡單做法

「想吃手造麵」

昨天我看罷主場生活的食譜,說了一句「想吃手造麵」,佳真的依樣製作了一頓美味的西式全蛋麵晚餐。 二人一起買材料回家,他開始弄粉糰,我在旁準備檯面和弄沙律等細活。他一邊做,還一邊跟我分享煮食心得。這種交流很有趣,既學到東西,又吃到充滿愛心的一餐,比單純外出進餐有意思多了。 Continue reading 「想吃手造麵」

場外漢,也可當推手

我們得到有心人的介紹,走進「主場新聞」開設《場外已婚漢》專欄,以同志夫夫的角度,分享對婚姻生活及同志平權的看法。 《場外已婚漢》@主場新聞 你好!我們(Henry與Guy)是本地同志夫夫,遠赴加國結合,並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兩口子並肩,走走看看,希望在這欄目將經歷感受,好跟有心人分享。 你們不像我或慢必有作為公眾人物的責任,作為普通市民也願意這樣做站出來,我很感謝、佩服你們。 -黃耀明   Henry: 歌手黃耀明去年出席我們的紀錄片放映會時,說了以上的話。對,我們和這裡的讀者一樣,都只是普通人,普通到連我的筆名都叫「記者甲」,只是一個偶爾寫點字的某某,並非甚麼焦點人物或領袖,根本可以安於現狀,無需站出來。2012年,我和Guy跑到加拿大結婚,將過程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為何我們會走前這一步,公開我們的私隱,跟大眾分享這段經歷?因為我們知道,若期望我們能在社會上獲得平等待遇,例如與愛侶結婚成家的權利,就不能再做旁觀者。 最清楚群眾需要的正是群眾本身,因此我們要發聲,讓大家知道我們的需要,所以製作這部紀錄片,進而建立自己的網誌,再有《主場》這個專欄。 網絡生活也是現實生活的一部分,從網絡出發,影響最終也可以回到現實之中。就像Gay Radio,本來只是三五好友自己製作的網絡清談節目,漸漸發展成數十人合作的電台,不但錄製廣播劇和網劇,還得到過老牌社福機構的資助、小說作家主動邀約合作,集合各方聲音,一步一步靠近生活。 今次加入《主場》,也是帶種從網絡走出去的意味。作為普通同志市民的你和我,今時今日也可以透過自己的一點力量,參與平權運動。你未必需要走上街頭,也未必需要遊行請願,但以文字藝術的力量,一個轉載,一個回應,大眾對少數族群的認識,就是從這一點一滴中積聚,平權的路途或許就能在這些積聚當中慢慢變得寬闊。 Guy: 我一向著重溝通、表達方法和效率,最怕浪費時間。在國外生活的時間比在香港還多,中文水平固然有限,卻熱愛寫隨筆。這次門外漢當兼演「場外漢」,有挑戰性,當然也有目的:分享是其一,熏陶是其二。主題環繞在國外和香港的同志生活,從吃喝玩樂到平權運動,讓讀者從另一個角度,看同一個世界。 在加拿大多年,卻沒有參與過任何平權運動。原因很簡單,那段時間,我一直沒感覺到有這樣的需要。無論是家人、新認識的朋友或舊同事,都讓我感到被尊重,更沒有給我任何壓力。所以,我沒有想過到要去爭取什麽。回到香港,那份自由和自然,也就不動聲色地消失了,像困在一個無形的櫃。若要重獲自由,當然就要出櫃。不但要出櫃,更要出一分力去爭取每個人都應有的權益。想起前年穿著結婚當天穿的同一套禮服,走在臺北市同志遊行的隊伍裏,竟是我多年來第一次參與的同運活動!今年也湊巧參加了台中的同志遊行,讓我更體會到臺灣同運團體的那份熱誠,實在感動。 除了參加遊行,過去兩年還接受了各個不同媒體的訪問。一切一切的舉動,都只是想讓香港知道同性婚姻對同志們的重要性,希望香港能名副其實當一個世界大都會。 我沒有絕食的勇氣,但還有拒絕歧視的文字,亦能在場外作精神上的支持,為香港同志打氣。 原載於「主場新聞」: http://thehousenews.com/lgbtq/%E5%A0%B4%E5%A4%96%E6%BC%A2-%E4%B9%9F%E5%8F%AF%E7%95%B6%E6%8E%A8%E6%89%8B/ Continue reading 場外漢,也可當推手

照亮黑夜的《藍寶石天后》

父親節約了母兼父職的母親吃午飯看電影,意外地發現《藍寶石天后》(The Sapphires)。這部去年橫掃澳洲的歌舞片 ,在國外宣傳和發行都相對低調。電影有如澳版”Dreamgirls”,講述四個澳洲土著女孩,如何靠著美妙歌聲與改變生活現狀的勇氣,與潦倒嗜酒白人男琴師合作在戰火連天的越南以騷靈歌聲勞軍,抵抗歧視創出新生與愛的故事。 真人真事改篇的電影,其中一位編劇正是其中一名主人翁的兒子,令影片更添親和力和說服力。個人認為藝術手法,能軟性地補足社會平權運動,到現在還在歧視有色人種的白人,很難不對 《寫出友共鳴》(The help)黑傭被欺負壓迫的遭遇有所反思;就算對同志反感的人,也很難不被《斷背山》難捨難離的悲情所打動;就算看《阿凡達》(Avatar)也會知道保衛環境家園的重要。要讓對方知道少眾的苦處,就給他們看活生生的人證吧。紀錄片或劇情片只要貼近現實,都能成為強而有力的載體。 故事背景在1968年越戰正酣,反戰意識和黑人平權運動正在美國不斷滋長的大時代。編劇巧妙穿插大事大非的史實,令個人故事能與社會大眾接軌,加大感染力量。交代澳洲政府對土著的歧視也是點到即止,富有美感又沒有過份渲染,白人小孩對主角初登舞台獻唱給予的掌聲,恰恰摑了歧視的成人清亮的巴掌;皮膚較淺的Kay,其角色的安排也恰到好處,把白人政府偷走的一代,拆散家庭衍生的矛盾衝突帶出切膚之痛。幽默又刻薄抵死的對白,在硝煙的沉重壓力中也堪苦中作樂。 四姊妹歌喉無懈可擊,加上美術選角皆令人賞心悅目,配樂的明快節奏,令我連腳板也不自覺跟著節拍起舞。更不要說片中多首的經典名曲。要說不足的地方是篇幅所限,不能交代太多的角色性格,配角也流於刻板及功能性,各女角的心理描寫也不能深入,影響發揮,令感動性打了折扣。 母親就算追不上字幕,還是被這部戲感動,也對種族平權增添了解。我想,我送對了一份不錯的父(母)親節禮物吧。題外話,閱報見有「慈父」竟要替子女等位飲茶還要付帳,這個世代究竟發生了甚麼問題? 家庭關係如是,種族歧視到現在還有人命犧牲,不過相比三四十年之前的橫蠻黑暗,總算有所改善,只是平權路遙遙。我想,透過這部片的影像紀錄,這四位能歌善舞的女子,就像四顆閃亮的藍寶石,照亮世上正被壓逼歧視人們的希望。 甲甲 2013-6-18 Continue reading 照亮黑夜的《藍寶石天后》

相親相愛 Mutual Love

Henry是我的第二春,也是讓我最感到被愛的一個。 很多人都說不應在這方面作比較,其實我也沒有刻意作任何比較,卻因這份愛的濃厚,在我的心坎裡,在我的腦海中,都已脫穎而出。 「老公!老公!」我踏入家門,便聽到他帶點興奮地跟我打招呼。把鞋脫掉後,我就把他拉進我的懷裡,給他一個「佳佳式」熊抱!這是我倆最喜歡的見面禮。它像能把我們變作連體嬰一般,兩位一體,心意相通。人說天蠍座的眼睛有魔力,Henry對此說法十分認同。「佳佳式」熊抱後,我們便近距離地對望著。偶爾我向他打一下眼色,他便會斗動一下,觸電般似的。 記得念大學時認識的一對情侶,經常看到他們吵架。但老實說,每一次吵架的原因卻不大清楚。我只記得當時腦袋裡總是重複著一個問題:「這就是談戀愛嗎?他們為什麼在一起?」 Henry常說我能夠讓他笑口常開,所以十分感激。我也就解釋,我只是想看到他的笑容。因為看到他笑得開心時,我更開心。 有人問,結婚兩年了,有沒有吵架?我想,當疼愛也來不及,又怎會吵架? Continue reading 相親相愛 Mutual Love

「棉棉」不絕 Cotton Comfort

以前都只聽到過某伉儷慶祝銀婚或金婚紀念,知道是二十五和五十年的婚姻紀念年。那時自己身邊雖然也有穩定伴侶,但因爲沒有結婚,對這些紀念年也沒有什麽特別興趣,更談不上羡慕。當結婚的權利也沒有時,又有誰會對婚姻紀念年有任何憧憬? 所謂“never say never”, 我左手的無名指上,已戴上了一只結婚戒指。想起結婚一週年的酒會能夠在香港中環的一個室外公衆酒吧舉行,心底不禁又感到興奮。除了和家人朋友一起慶祝,也曾接受各個媒體的訪問,更有紀錄片的放映和座談會。從來也沒有想到別人對自己的婚姻有這麽大的興趣。 再過幾天,這結婚戒指就戴了兩年整了。這兩年裏的經歷多彩多姿,實是畢生難忘。 說囘對結婚紀念年的認識吧。因爲Henry用了在結婚後第一年,每個月裏特別的活動或日子拍下的照片,做成了一套十二張3D照片專輯,說是給我用紙做的禮物來紀念紙婚,所以知道結婚一週年是紙婚。而結婚兩週年是什麽紀念年,卻是上星期從臺北來的朋友告訴我才知道的。 棉,當然比紙強了。上網一查,原來還代表著溫柔純潔、自然無添加的意義。我卻只聯想到綿綿情意、綿綿不絕的意境。真有意思,也是好兆頭。一是開始,紙始終容易破碎。二是延續,還「棉棉」不絕呢!也許是過去這兩年實在精彩,時間比以前的更充實,所以感覺上似是很長的一段時間。 突然又想起人家的銀婚和金婚,不知道我們有否這福分?但無論如何,我倆會努力的。 Continue reading 「棉棉」不絕 Cotton Comfort

朋友 Friends

昨晚,Henry悉心計劃和安排的「異路同途」特別放映和座談會,終於完滿結束。我坐在觀眾席上,再次像局外人一般,從大螢幕上欣賞著這紀錄自己結婚的影片。過去一年多的點點滴滴,尤其是婚禮當天的情境,都還在我的腦海裡面,記憶猶新。仿彿,我和他的婚禮,又再舉行一次,也讓我們再說一次「我願意!」。科學館的演講廳,比一般的小型電影院更寬敞舒適,音響效果也好。當司儀開始宣布這個晚上的程序,Henry便緊張起來, 而我卻感覺到一種甜蜜的興奮。畢竟這次放映和座談會的意義重大,也是「原色人」第一次舉辦的活動。最讓我感動和開心的,不是那些星級的嘉賓和黃耀明的驚喜出席,卻是「原色人」的組員和朋友的落力支持。從籌備工作開始,這一群熱心人,向著一個共同的目標進發,直到昨晚各方面的合作,包括迎賓、票務處理、司儀、即時傳譯、場地佈置和其他雜務,都顯得盡心盡力。更難得的,是合作時的那種和諧。 Henry 人緣不錯,有幸這次得到好朋友們的鼎力支持和幫助,終於為同志社群出一分力,推動社會共融。真的不能想像,沒有朋友的人生,能如何渡過。 Continue reading 朋友 Friends

Karma and reincaration

I don’t quite remember since when I was deeply interested in Shirley Maclaine. I have read all her books. Not only I appreciate her witty writing style and straightforwardness, I am also fascinated by her rich and adventurous life. I would certainly not expect an American movie star with a Catholic background would be so knowledgeable and convinced in Karma, a basic Buddhist thinking which came up quite frequently in many of her books. Everything we do, “someone” is watching, and it is not Santa. Whether those are good deeds or bad actions, we are all responsible for them. That’s … Continue reading Karma and reinca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