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經歷:為何有拍這套片的念頭?

以下是有關《異路同途》製作的一些小問答: 問:為何有拍這套片的念頭? Henry:2011年4月左右,我當時還是Gay Radio Hong Kong的台節目總監。下屬知道我要跟Guy結婚都很興奮,因此提出把我們結婚的過程,用影像紀錄再分段上載到youtube,好與聽眾們以及同志圈子分享我們的喜悅。事前並沒有想到會演變到現在的規模。 拍攝期間,我不滿足於home video的拍攝形式,故此我聯絡北影畢業的老朋友,就是本片的翁志文導演。我們選擇與他合作,除了是他的專業的紀錄片導演之外,也就因為老朋友大家比較容易了解,而且他作為異性戀已婚男士的身份,相信能有助提供外界對同性進入婚姻及組織家庭多一個視角切入點。平常同志影片多由同志圈內人士拍攝,我希望對此作出一些改變。 他給予了影片很多意見,也把影片要探討的議題,由單純的婚姻本身,提昇到兩個人的家庭、雙方家人和親情的各個層面。我也利用了自己的製作經驗,以監製的身份與他合作,提供製作所需資源、聯絡和宣傳合作等工作。 Advertisements Continue reading 製作經歷:為何有拍這套片的念頭?

導演介紹

導演介紹/ 翁志文,一位九十前香港人,祖籍廣東省潮州市。1998年赴北京電影學院,修讀導演系碩士課程,2002年有幸合格畢業。2003年開始從事於香港電影及電視台工作。2006及2008年兩獲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拍攝獨立電影《呼吸之間》及《故夢.尋源》。2011年參予「人間製作」 飲食男女紀錄片系列,導演作品「總會平安」榮獲 第 47 屆芝加哥國際傳播影視展 金獎。同年執導香港、日本、中國合拍電影《青菜的暑假》並獲日本讚歧電影節最佳影片。 他也是影像媒體組織「原色人」的創團成員之一,正參與《性,別歧視》微紀錄創作坊的導師工作,教授學員紀錄片製作及拍攝技巧。 Continue reading 導演介紹

為何叫《異路同途》?

轉眼間有關我和Henry結婚的紀錄片製作已接近尾聲,我倆就像一般父親為第一胎的孩子張羅著,希望給它起一個合適的名字。《異路同途》是我陪著Henry跑步時想到的。記得當時鬼馬地改著《鐵血丹心》的歌詞邊跑邊唱:「論老公,俗世中不知邊個好?」,因鬼才有限,便繼而接唱原版「或者,絕招同途異路!」。突然我靈機一觸,從此《異路同途》這四個字便揮之不去了。 所謂「異路」,就是同志們與生俱來卻又與別不同的一條人生路。這是我們沒用選擇的唯一道路。還沒有「出櫃」的,走的也是同一條路,只是選擇在黑暗裡走。而 早已奔向彩虹的,走的自然是陽光大道。 當在路上遇到了真命天子,便能「同途」一起走向另一個人生目標:建立家庭。 紀錄片的首要迅息,就是:”Yes, we are different. Yet, we are the same!”。不知道有多少人已說過,愛是沒有性別的。曾幾何時,跨文化與跨種族的婚姻也是被禁的配對。今時今日,戀愛自由,每一對都是理所當然如金童玉女,一男一女就可以了。再進一步,希望是接受兩個相愛的人,不論性別。 我想,在同志圈子裏的,已到了「而立」年齡的有很多,到了「而不惑」階段的也不少。未婚,也許是在黑暗裏的「異路」迷失了,找不到能「同途」的人。紀錄片的另一個意願,就是把這條像在香港旺角裏人又多巷又窄的「異路」擴寬和照亮,讓過路人走得輕鬆點,讓找到「同途」夥伴的機會提升,更讓他們一起邁步擁抱彩虹。 Continue reading 為何叫《異路同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