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數服從多數 Majority Rules?

五個朋友們一起相約去吃晚飯,本來問題不大。可是,有人不吃豬,有人不吃牛,更有人不吃魚。終於這頓飯還是一起去吃了。好朋友聚餐,食物其實不是主角。無論是宗教原因,抑或是食物敏感,甚至只是偏食,別人選擇不吃任何東西,我們都無權也無法去干涉或反對(小孩偏食例外)。 我奉信觀音,兩年多前就開始不吃牛肉了。對我來說,這一項小小的食戒,一點難度也沒有,更沒有為任何人帶來不便。這樣我想起一個笑話,說某人自稱不算偏食,因爲只有兩樣東西不愛吃。旁人追問到底是哪兩樣不吃,答案卻原來是「這樣」和「那樣」。 個人的喜好,除非直接影響了別人自由或安全(包括他或她自己的安全),否則其他人一般都不會勉強另作選擇。個人的,那就是私人的,別人要尊重。同性戀,不是個人的一面,難道是大衆的?因此不應,也無權反對。以前的傳統和觀念,也不能一一遵從。事實上,不少傳統已被廢除。清代貴族女性的三寸金蓮,我想今時今日,人們對它的價值已改觀。黃沾的經典作品裏,也提醒著大家:「知否世事常變,變幻才是永恒!」 大部份人都不會喜歡冬泳,但世上喜歡冬泳的人也不少。更有些歐洲國家,還在新年這寒冷的大日子,在海灘舉辦水上活動。有游泳、跳水或其他形式的比賽。人家就是喜歡在冰冷的海水裏嬉戲,他們當然是樂在其中。我們不必研究,更不用明白。他們當然有他們的理由和自由。沒有聽説過不喜歡冬泳的人會反對別人冬泳。和異性戀比較,同性戀的人數當然相對地少,但實際數目也不少,不容輕視,更莫說歧視。 少數不一定要服從多數。不是說,世事無絕對嗎? Continue reading 小數服從多數 Majority Rules?

一腳踏幾船 Polygamy

我喜歡看電影。在電影世界裏,情節、人物和地理環境都沒有限制,什麽都可以,什麽都有可能。現代的科技更能讓電影發揮創意,讓觀衆進入另一個世界,在短短兩個小時左右之内,除了極盡視聽之娛,還可以操縱觀衆的情緒。Henry 看電影十分投入,喜怒哀樂都和劇中人同步。最近看蜘蛛俠,當女主角幾乎被蜥蜴怪人發現, Henry 也緊張地握著我的雙手,滿臉恐懼,完全投入地變成電影中的受害者。另一次在飛機上看恐怖片,他還大聲驚喊,惹來其他乘客的注意。 除了電影,舞台劇我也喜歡。剛看的「波音情人」,胡鬧搞笑。男主角是花花公子,居然有三個未婚妻,每一個都是美貌空姐!正如香港人所說:「一腳踏幾船」。現實生活裡,要「一腳踏兩船」已不容易,隨時都會失去平衡,跌進水裡。像韋小寶那樣享盡齊人之福,只能在金庸的故事裡看到。以前皇帝的後宮三千,也都只是洩慾工具,又或方便繁殖,談不上什麼感情關係。 回想我過去一段段的感情,都是一段完了,然後才開始另一段新的。真的可以同時愛上兩個人嗎?我不敢想像。就算可以,我也不願意。記得有一首英文歌,叫Torn between two lovers。可想而知,愛人,一個就夠! Continue reading 一腳踏幾船 Polygamy

家庭的延續 Family Extension

家庭的延續,對兩個同性伴侶來説,除了領養小孩,好像沒有其他選擇。好幾次接受訪問時,都被問及是否打算領養。未談領養權益,先說要爲人父母的條件吧。首先,同性戀人雖然沒有生理的條件去「合作造人」,也未必不能肩起當父母的責任。倒是看過不少生理上絕對勝任的男女,卻沒有要當父母時最重要的條件,那就是在心理上的準備和經濟上的能力。 還有,培養下一代和結婚一樣,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有人想要小孩,但沒條件。有條件的,卻又未必想要。更要說緣分。被領養的小孩,爲什麽是這個,而不選另一個?事實上,又真的有選擇嗎?再説,領養只是一個開始,以後一起走的路才是真正的挑戰!我自問不是一個對當父親有很大欲望的人,雖然我應該會勝任。可能是我見過太多讓我卻步的例子,有時是不「稱職」的父母,有時是任性的小孩。 我想,一對同性戀者要當父母,一定是自己的意願,是一個慎重考慮後才作的理性決定。因爲那小孩肯定不會是一個由一時性衝動帶來的意外。所以,我和 Henry 也不例外。而考慮後的結論,就是我們暫時還沒有足夠條件去負起這龐大的責任。 在我們領養孩子之前,讓我們先好好學習去照顧自己和互相照顧。對我來説,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條件。 若不懂得照顧自己,又怎樣去照顧小孩? Continue reading 家庭的延續 Family Extension

有效日期 Expiry Date

After being away from home for almost 2 weeks in Tokyo, I’m finally on my way back. Sitting in the Narita Express train, everything seems to be on hold until the moment I see Henry at the HK airport. Outside the window, I can see the beautiful rice fields and other scenic views of the Japanese country side, but nothing compares to his smile when he greets me at the arrival gate. I think of the Youtube video I watched last night “Homecoming”. Yes, I can definitely relate to that. I know exactly how it feels to hold my dearest one … Continue reading 有效日期 Expiry Date

開心快樂人 Happy Man

回流香港初期,也曾受過一個做理財顧問的培訓。 有一次,導師問:”你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幾乎所有答案都是與物質有關,導師非常滿意。但當我說要做一個開心快樂人,導師就一時語塞。可能我這個答案太發人心省吧。這是個說似簡單,但要實踐卻甚有難度的願望。其實導師本可追問:什麼會讓你開心?什麼會讓你快樂?但她知道,我的答案可能更”離題”,便只好對我點點頭,不作任何回應。 “知足常樂”,本是人生至理,但在感情世界裡,又好像行不通。而沒有感情生活的人生,也實在太乏味了。除非是自幼出家,否則七情六慾,我等凡夫俗子是難以擺脫的。誰不想知道怎樣在感情生活中得到滿足快樂?可惜,這是一定要親身體驗,不是別人可以告訴你的。原因很簡單,愛情和食物喜好一樣,是絕對個人的。公認的美食,也會有人不欣賞。不是嗎? 能讓Henry開心,是我的快樂根源之一。看到他燦爛的笑容和眼神內掩蓋不了的喜悅和愛意,我便感受到自己的幸福,不禁也笑起來。 Henry喜怒全形於色,而且表情豐富,我想他身邊的人都不會有異議。每當看到他像小孩般蹦跳著走路,就知道他的心情是特別愉快。走在旁邊的我,被他的快樂感染了,就誇張地學著他走路的姿勢,惹來路人的注目,奇怪這兩個大男人有這樣孩子氣的舉動。又有誰猜得到,一對戀人正在與快樂共舞。 Continue reading 開心快樂人 Happy Man

求婚 Marriage Proposal

上星期網上的國際新聞裏報導一名美國男子,在一場籃球賽中場休息時向女友求婚,可惜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拒絕了。女友的反應也令人太難堪,居然不發一言,站起來便離座而去。可能是在電影或電視劇裏看得太多類似的情節,而且一般都是Happy Ending 的關係,這個現實版本便特別叫人失望。 那男子把指環拿出來時還這樣對他的女友說:「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知道有一天會向你求婚。」他對她顯然是一見鍾情。當時情況雖然極爲尷尬,但長痛不如短痛。我想,她對那男子就是沒有深厚的愛情,也該有一點感情吧。他的一片真誠除了換來被拒絕的失望,更難受的是當衆出醜。她這樣獨自離開,表示她毫無考慮到男子的感受。試問對一個深愛自己的人,又於心何忍?最少也應為他保留一點面子。要分手,就拉著他先一起離開大衆的注視吧,何必還要讓他受辱?所以我個人認爲,這個女子根本不值得他去愛。 去年在台北過生日時也曾和 Henry 一起見證過一個求婚的過程,是男人在眾親友前給女人的一個「驚喜」,幸好結果是預期般美滿。相愛的情侶要結婚,其實是不用“求”的。原因很簡單,因爲這都是雙方的意願。 Henry 在朋友問及我求婚的方式時,都會笑著說我用短訊求婚,太不浪漫了。我卻知道,當時那簡單的一問一答所帶來的興奮和喜悅,已經補償了,甚至超越了任何求婚形式上的浪漫。更何況,浪漫的一刻又怎比得上浪漫的一生? Continue reading 求婚 Marriage Proposal

騙人 Did I lie to you?

小學時有位老師批評我,說我沒什麽可取,就是坦白。小孩不記大人過,當時也真的沒有不快之感,印象卻頗深。現在想起來反而有點不忿,爲人師表的她,居然以大欺小,妄下判斷,出口傷人。我想要是今時今日,小孩會回家告狀,家長投訴得逞後,這老師也難免要向小孩和家長道歉。 我小時候可能真的很坦白,但經過幾十年的磨練,雖然距離「喜怒不形於色」還有一大段,但也稍有「進步」。人在江湖,練習説謊的機會頻密。也體會到,某些情況不是坦白的時候,說真心話也要看對象。 坦白說 🙂 ,我不喜歡説謊。因爲要騙人,要先騙自己。曾認識幾個把説謊變成生活一部份的人。有關他們本身的一切,都是一個謊話。像其他不良嗜好,日子有功,慢慢已變成一種精神病。另外有一種行爲比説謊更具病態的,就是虛僞。可怕的是,虛僞的人一般不自覺,還自以爲是「世界仔」。雖一時風光,又怎知得不償失? 受騙的感覺最惹恨,我但願從未嘗到過。但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也知道,人生的每一課,都不是免費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要重蹈覆轍,一錯再錯。 回想每次別人問我爲什麽和 Henry「閃」婚, 答案裏都沒有提及我對 Henry 的信任。從他的眼神裏,除了愛之外,我看到一份真誠。天蠍座的我,未至於「百毒不侵」,但直覺靈敏,從別人眼裏也能感受到這方面的一點蛛絲馬跡。 要找到一個可信任的枕邊人,談何容易!所以速速據爲己有。 Continue reading 騙人 Did I lie to you?

梁同志 Gay butterfly

傳説中的七世姻緣,原來是金童玉女被懲罰,其中六世都是孽緣,受盡折磨,到第七世才能結合。梁祝是流傳最廣的第二世,情侶關係卻又最曖昧。祝英台的心態很簡單,只是一個懷春少女暗戀男同學,説穿了好像不太浪漫。梁山伯方面就複雜得多,他喜歡的究竟是男還是女,誰知道?信不信由你,在中學時期,有一個要好的男同學也曾對我說:「如果你是女生就好了!」他當時對我的感覺,相比於梁山伯對祝英台的幻想:好兄弟變美夫妻? 曾看過幾個由梁祝故事改編的創作,比較「前衛」的,是一個舞臺劇。劇情很直接地把梁山伯當作同志。他也掙扎過,但很快就被自己的感覺征服,接受事實。場面最激進的,是與馬文才的辯論,理直氣壯地反問:「兩個男人爲何不能相愛!」直到發現祝英台是女兒身後,反而鬱鬱而終。他的死,與英台被嚴父逼婚好像沒有什麽關係。 在加拿大的長姐喜歡黃梅調,也是淩波迷。梁祝上映時看了七次。看一次,哭一次。她說由看第二次開始,已作好準備,紙巾足夠由「樓臺會」哭到「化蝶」。樂蒂演技感人,在「樓臺會」裏的眼淚還沒流下,我姐姐卻已先哭了。我和她年齡雖相差二十年,卻是我眾兄弟姐妹中最投契的一個。我倆都喜歡唱歌,也是感情豐富,容易被感動的人。 祝英台得不到家人的支持,我和 Henry 就幸運得多。 Henry 第二次見我大姐是在婚後,相處融洽。有一次一起吃自助餐,Henry 去了拿食物時,她與姐夫突然異口同聲對我說:「Henry很純品,你不要欺負他喔!」 真冤枉!卻也高興Henry 已被接納為家庭成員,是受保護動物! Continue reading 梁同志 Gay butterfly

自知 Knowing myself

劉家昌有一首老歌,名為「我找到自己」。年青時覺得這歌名挺奇怪。自己也要去尋找?再看歌詞,原來歌者迷失了,迷失在寂寞痛苦裏。這個失戀的人在埋怨,不知怎樣去「找到自己」。一番掙扎後找到的,卻只是失落的過去。中段的歌詞是這樣的: 我再不要 徬徨癡迷…… 我再不要 黯然無依…… 歌者不斷地重複他所不要的,卻沒有提到他所要的是什麽。這讓我想起曾經約朋友吃晚飯,問他想吃什麽,他說隨便。於是連續給他幾個提議,卻又一一被否決了。再問他究竟想吃什麽,他說只知道不想吃的那些,但又想不出自己想吃的是什麽。他竟然也迷失了,迷失在食物裏!當時真讓我有取消這約會的衝動,讓他去「食自己」吧!一個成年人,對自己的飲食喜好都不清楚,優柔寡斷,恐怕在感情或其他方面亦是一樣。 記得在接受「戀愛小天后」的電台訪問時,主持之一陳秀慧說,一個成熟的人,是可以很快就知道身邊的情人,是否可以給自己所需要的一切,繼而依托終生。所以「閃婚」不一定是衝動,這一點我和 Henry 都知道。 我也知道,要了解自己,也不容易。所以我常抱著一種觀察的態度來評估自己的一切。你別説,有時候沒到最後關頭,也真不知道自己對某些事情的反應是怎樣的。當然,我不是時時刻刻都這麽有戒備,也會有到事後檢討才了解自己的情況。 哦!原來我是這樣的! Continue reading 自知 Knowing myself

「不同」的天空 Sky’s the limit!

天空有很多種:晴朗的、灰灰的、藍藍的、紅紅的、多雲的、無雲的、狹窄的、曠濶的……,不同的時間和地點,可以看到不同的天空。天空的顔色、高低、大小、都能千變萬化。記得小時候和鄰居的小孩一起看著天上的白雲不停地變幻。雲朵的形狀像動畫一般,隨著自己的幻想,變成各種小動物。這場免費的演出,也不是想看就去看,非有天時地利不可。除了藍天作背景,白雲在前台,還有那不可缺少的清風! 天色的變化,一直對我的情緒有一定得影響。在不知不覺之間,我的心情和心態,會隨著眼前的天空一起變化。看到晴空萬里,我會感覺精力充沛,平靜而充滿希望。烏雲密佈的天空,卻讓我失去安全感,心裏的世界也頓時變得灰暗。忽然想起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句話: 人在做,天在看。天,對中國人來説,另有意義。它代表正義,更有無上的權威,掌握世間一切。 我想Henry 對加拿大最深刻的印象,應該就是那裏的天空。國外的月亮不一定更圓,但加國的天空肯定比香港寬闊。在溫哥華,沒有過多的摩天大廈遮擋著,擡頭看到的天空,親切又實在。這應該是 Henry 第一次體驗到沒有「恐同」的環境,那輕鬆自由的感覺,讓整個世界也和天空一樣,寬闊起來。 原來,除了那些沒有感情的建築物,身邊的人群也能把同志們的「天空」縮小。我們要繼續努力,好讓不「同」的世界,「同」樣海闊天空,一起畫出彩虹! Continue reading 「不同」的天空 Sky’s the li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