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Past life times

不知道從哪時開始,我開始對沙莉麥蓮(Shirley Maclaine) 產生濃厚的興趣。她所寫的書我都看過。我欣賞她的文筆,她的風格,更被她豐富又奇特的人生迷住了。 她在書裡面經常提到的,不是什麼西方文化,卻是佛教其中最基本的理念:因果關係。正是人在做,天在看,是積德還是作孽,其實都是自己一手做成。 另外牽連的題目,當然就是輪迴。從小就聽過有人因趕路,不小心碰撞到旁人時被咒罵:「趕著去投胎嗎?」所以對這概念也並不陌生。 記得第一次去法國旅遊,就有那似曾相識的感覺,法語裡也有所謂 Déjà Vu,就是形容這個體驗。 除了地方,對某些人也有一見如故實例。雖是萍水相逢,卻極為投緣。也有另一些經常接觸的人,卻永遠擦不出火花。 Henry 和我確是有緣人,不但有緣,還是姻緣。不知道我倆前世有過什麼關係,今生雖是同性,卻仍然註定一起漫步人生。這讓我想起民間傳說中的「七世姻緣」,其中梁祝的愛情尤其曖昧。更曾有舞台劇版本顯示梁山伯的同志本性,還為同性的愛情辯論!他到最後鬱鬱而終,不是為失戀,卻是因為發現祝英台原來是女兒身! 很多思想開放的人都會說:「愛是沒有性別的!」我卻另有補充:「被愛的人,有男的,也有女的。而愛別人的那個,也可男可女。但若真是同性戀者,就不會愛上異性。」 「攣」拗「直」? 不可以,也不可能。 Continue reading 前世今生 Past life times

我們該怎樣面對明光社的壓逼?

財雄勢大的明光社的全版廣告再度出現於明報,要求立法會候選人表態支持「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家庭制度」。細看他們的論點,大多老調重彈,萬變不離「年青人家庭觀念低 > 婚前性行為年青化 > 兩性關係隨便 > 離婚率高 > 性放縱 > 道德意識低 > 家庭凝聚力跌」,然後把同性戀扣上「同性婚姻破壞家庭制度令社會解體」的罪名,「保障同志將令同志戀為平常,更多人變成同志和男妓」這些偷換概念,惡意扭曲邏輯的脈絡,還真看得起同志的威力。作為同志一員,我看到這些「洗腦」的言論當然覺得憤怒,也很悲哀為何根本河水不犯井水的同志,因着性取向成為他們頭號打壓的對象。看得見的抹黑尚且如此,看不到的如林以諾之流的佈道大會對同志的傷害深度和後遺更是難以想像。我很擔心對我們一無所知的信徒,會誤信這些言論,加入成為誤解及歧視的一員,當既有觀念已定,要改變他們的態度將事倍功半, 連同志信徒也以自己身份深以為恥, 內外的傷害都是同志平權最大的阻力,令社會離包容的大道愈來愈遠。 因緣際會,我曾在某場合與基恩之家的黃國堯牧師對談,發現其實很多教會對同志都有莫名的恐懼,不懂怎樣處理。君不見教會其實是最保守的社會系統,除了反同志及反賭博(外國還有反墮胎)便對這世界充耳不聞,思想生活以至信仰也都是最一體化。若有異類如同志出現在圈子中,他們一是把對方改變「歸隊」,一是把他排除在圈子之外。這些做法往往造成非理性的敵對態度,不願了解也忘了包容,世界觀也越來越狹隘。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自由,我也沒有要求任何人要立即接受其他性傾向人士取向、愛情或家庭關係,但以自己信念組織力量,肆意打壓對方的生存空間,那就難以令人接受,亂扣帽子的抹黑更是卑劣行為,令自己和現代社會站在對立面,像那早已不合時宜的「聖潔運動」只能招來嘲笑,呼叫世界末日多次我們還生活得好好的,反對教友離婚更是有違愛情的邏輯,要思想「一致」,在現今的香港早已行不通,像國民教育。 好了,有些同志對這些報導選擇充耳不聞,也有些或會感到義憤,部份人甚至針對那些教會作出激烈舉動,令對方得到攻擊的口實。那麼,同志們或支持同志的朋友們,該怎樣面對這些無日無之的抹黑和扭曲才好? 有些朋友說,給他們看我們也有正面的面貌,至少讓他們「看見」真正的我們,我同意這是基本的,像《我們的同志孩子》或韓劇《人生多美麗》等給大眾多看看同志其實是怎樣的人,我在城大播放紀錄片《異路同途》的片段時,很多大學生原來從未有過同志的朋友,也不知我們是怎樣愛和生活的,影片讓他們開了眼界,也知道平行世界裏也有著像我們的存在,而不是像TVB千人一面的刻板形象。 還有就是對自己要有自信。雖然社會壓力很大,但是若自覺同志身份負面,難以認同自己的話,同志在社會的路也就更舉步維艱。當你生活得開心快樂,甚至有所愛的伴侶,丈夫說過:「你好畀人睇,人地就唔得閒歧視你。」在加拿大在香港,我們受到的待遇一樣,可見一斑。 很多朋友對政治冷感,有些同志也跟我說,反正現在生活得還好,也無謂突破社會對同志的容忍。這是危險的自我感覺良好。當我們結婚或要求一些伴侶公民權利時,往往所有的歧視和壞處都一齊出現,受的傷害難以想像。所以行使有限的公民權利是我們必定要做的義務。透過上街或與社會人士磋商,或透過藝術、推動輿論及參與政治議題的討論,令社會大眾知道我們的需要,雖然我們是少數弱勢,但不能不發聲,由得其他群體壓逼,這應該是零容忍的。 當然,這些機會有限,大家應好好爭取所有能夠表達,發聲的機會。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是一例,哪些人是真心支持同志,哪些人是投機取巧,哪些人是積極打壓同志,只要留意網上消息和電視報章便一清二楚,到時大家請小心利用選票,播下未來四年平權的種子。 甲甲 八月十五日 Continue reading 我們該怎樣面對明光社的壓逼?

愛的力量 The Power of Love

賢, 沒有想到你會貼上這麽一封讓我感動的道歉信。我更高興你能體諒我的當時的反應,因爲我是絕對不喜歡我自己在欠缺冷靜時對你的指責。不是説萬事要好好商量嗎? 其實我也不想太緊張,不過當「另一半」突然不見了,我好像不能再正常運作。沒有電話聯絡是問題之一,沒有預告才是主要問題,因爲這樣會讓我擔心你發生了什麽意外。也怕萬一媽咪有要事找你幫忙,而我又不在香港,那時就不堪設想了。 電訊科技其實也不是百分之百可靠,以前沒有手機日子也是照樣過。但我不能時時刻刻在你身邊,既然有辦法遠距離也能保持聯絡,我當然不希望失去你的消息。我們在慶祝結婚一週年時一起唱過的,你肯定還記得。 「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 有時真的很佩服那些專業填詞人,能夠在短短的歌詞裏,把戀人的心聲,表達得淋漓盡致。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們也曾經深愛過。 可能有一天,我們會住在一個島上,擁有一間就像你昨天讓我在網上看到的那些與世隔絕的房子。我不再需要出差,你也不需要與誰開會。那時候,我們可以形影不離,一起做每一樣的事情,也就不怕與你失去聯絡。 「見微知著」,細心謹慎一些,得益可大呢! 佳 Continue reading 愛的力量 The Power of Love

影像的吶喊

講述校園性侵的《無聲吶喊》電影和原著小說在韓國的成功,觸發全國維權運動,甚至逼使政府對案件的重審與修例,帶來了公義與改變。 記得還在Gay Radio負責創作節目的時候,也不時和朋友討論如何可以把同志的聲音帶給圈外的社會大眾。我們都覺得走上街頭大聲疾呼,一時確實可以搶佔報紙版面,但高音量的口號對路人來說影響或許只是幾秒間,卻不及像2005年一齣《斷背山》引來社會的討論與反響。除了令我們多了一個「斷背」的雅號,傳媒也開始對同志有更大的興趣。甚至藝人本身也接連「出櫃」,政治人物也來抽水「支持」,還有食古不化的原教旨主義者大力自反方催谷,正面或負面也好,近年同志佔有的傳媒空間反而比從前大得多。 說回《斷背山》,兩個男主角浪漫又淒慘的愛情關係,著實讓不少人動容,性向反而變得次要而成為了一種無界限的感覺,令不論性向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由於大眾對性向認知有限,若我們能供給他們刻板印象以外的資訊,提供多元的視點,大眾也許會更樂於接收和認識同志。 不只圈外朋友能被感動。就像網劇《我和他的99天》或者廣播劇《同愛猜情尋》、觸及的不單只同志圈內的問題,也涉及家人、父母甚或同學朋友間的關係。如果看看youtube的留言,可以發現有一些3、40歲的同志在那裏以留言「出櫃」。這一步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微不足道,但對因怕被歧視而走進衣櫃十多二十年的中年同志,卻是像踏足月球的一大步。作為劇集的創作人,看到這些留言當然極為感動,為圈中有如此多的恐懼感到悲哀之餘,亦為不少人對我們的欺壓覺得憤怒。 有著這些留言與感受,雖然前路崎嶇不平,但我們仍要堅持路向,以藝術表達現實的方式去感動其他人。 阿佳有一句說得很好,我們好給人家看,人家便不會有空拿起有色眼鏡看自己。為別人高興都來不及了,還要說什麼歧視呢?在大學播放《異路同途》的片段時,我從台下同學們的表情,就充分感受到阿佳所說的情況。現在每次為紀錄片報名參展和詢問發行的時間,我都以這樣的心態去提醒自己要堅持下去,花費的心力和金錢不枉了。 Continue reading 影像的吶喊

反對歧視的聲音

二次上郭錦恩(Crystal)的香港電台英文台節目”Kwok Talk”接受訪問,探討婚姻生活、家庭、文化與政治。這次還有佳結伴一起開咪,心情因而輕鬆了不少。Crystal這個午間直播節目探討女性、健康、生活、同志與性等話題,貫徹她一向敢言大膽的作風。對於少有收聽港台第三台節目的我來說,真是大開眼(耳)界。 談起同性話題,話題自然會牽扯到歧視的問題上,不論在制度上還是社會氛圍,我們作為伴侶,在很多生活上的環節都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在近日接受的訪問中,不斷有提到這些話題,被提醒得多了,心中不免也有一些憤慨,為何相愛的兩人因為是少數而被奪去這些人人都有的權利?而且要生活得偷偷摸摸?有時我們連伴侶關係有時也不能明說,這些事情難免令人氣餒。 那節訪問除了我們倆,還有一對女同志透過電話接受訪問。看見Crystal和節目監製Elena,需以檯面的電話線接通二人進行訪問而不是由電台控制員主理的Phone-in系統,說是有些電台經驗的我,不禁跟佳面面相覷,這明明是歷史悠久設備齊全的大氣電台啊,怎麼可能這麼原始呢? 開咪前她們遇上一些技術問題,幸好訪問最後都還算順利。事後我不禁問Crystal和Elena,為什麼她們不使用phone-in系統呢?她們才告知這麼一個事實:直播室當然有Phone-in系統和人員的,但第三台是「小眾」台,故此不能像其他台一樣,有三數名人員在場協助,一切都要「一腳踢」沒有技術人員提供。 連同一電台大廈裏的不同頻道,竟有如此差別對待,這不也是歧視嗎?錄音室的眾人也不禁高呼要「打倒歧視」! 當然,社會資源和公義,永遠是先向強勢的一面。就像我們同志群體屬少數族群,撥款和服務一向比其他社群少,成員也分散,權益缺乏,人微言輕,怎敵得過像明光社一類組織性極強,動員力極高的宗教團體呢?我們沒有實力推動輿論創造言論空間,所以我們才遲遲沒有反歧視法,更遑論像結婚這一類權益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歧視,團結起來為自己發聲,才是唯一出路。 Continue reading 反對歧視的聲音

紙福圍婚

天公做美,我和佳一周年結婚紀念聚會,順利地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舉行了。其實最初並沒想到又要為結婚周年辦慶祝活動,感覺好像已經辦太多這些大型的派對了。不過回心一想,難得家人好友加上新認識的朋友願意聚首一堂,一能慶祝的話,為什麼不安排呢?尤其上次基吧之行後,Ada還時常問起朋友們的近況,我也很希望她能跟我們所有認識的朋友一起慶祝。 地點選了中環天星碼頭頂層,維港兩岸大廈環抱的一個小地方進行。入夜時日夜交替,華燈初上的風景最是好看。沒有跟酒吧的經理明言我們是「同志結婚紀念」的活動,和佳都覺得沒有這種需要。同志也是凡人,特別提起更令人覺得彆扭。 來賓來自很多不同的背景。有我和佳的家人們;有佳的老街坊和舊同事;有我們的好朋友,也有因拍紀錄片而認識的新朋友們。與其說是同志活動,倒不如說是這個世界的小縮影,一批親友共歡比較恰當。 派對的前一晚還下大雨,像極去年婚禮的前一天,也是大雨連連。幸好一早起床,便見天空放晴,放下心頭大石,心情也好起來。 得到好友的協助,我們很早便到達會場開始佈置。派對場地是公共空間,那裡還有一些客人在享受美食與風景,小孩子在場地跑來跑去;我送給佳的二十一幀立體相片,紀錄我們每一個月的難忘時刻的照片,就貼在走道兩旁;客人沒有理會我們正在佈置,但卻被相片吸引在指指點點談論著,那個時候感覺其實也有點不自然。不過沒有兒童不宜的「肉照」,我想該沒有問題吧! 因為那裏是公眾空間,間中有些遊人會過來看風景和拍照,他們有些人對我們的相片很好奇,有些人甚至走過來恭喜我們。 賓客陸續到場,有些意想不到的特別來賓也到場祝賀。平機會的林煥光先生是我認識最好的一任平機會主席。他一向很支持同志平權,想不到他真的應邀出席我們的酒會,而我也終於有機會正式把佳、Ada和家人們介紹給他,真的十分開心!Ada與佳都能跟他談得投契,也令我戰戰兢兢的心情輕鬆了不少。還有基恩教會的黃牧夫婦、美智朱仔和兩個小孩、MajiTV的梁奕倫等新朋友也一一出現,讓我們感受到大家的祝福和愛護。 好幾次辦較大型的慶祝活動,深知每人分得的時間有限,扣除處理派對中的瑣事,忙碌之中幾小時便快速地過去了。希望沒有令任何賓客覺得待慢了。 好友大都到場,節目趕及在入黑前開始。佳致詞的這麼一段令我感受良多:有一些朋友人問及我們結婚,又拍紀錄片、又接受電台報章訪問、又寫部落格,好像行事太過高調。不過佳和我都覺得,為了令更多同志和社會大眾了解同志的愛,有著天時地利的我倆,唯有把部份私隱犠牲。我們沒有特別要十分高調,但當這些能接觸更多人的機會來拍門時,為何還要讓它白白浪費呢?我個人只希望大眾的報道能夠持平,也不會為身邊的人造成太多壓力。 不少好友為這派對勞心勞力,先在此一一致謝:擔任主持人的Aries;為各位獻唱的Laurence;協助我們運輸及佈置的Stan;做的蛋糕成為全場焦點的蛋糕人Kevin;護糕使者Leo;接待的Brandon;為我們拍攝的Ivan和Chris、贊助遊戲服裝的Viki等等。 謝謝所有身邊人對我們的愛護與關懷。 Continue reading 紙福圍婚

公開的愛 Open Love

在臉書看到昨晚慶祝結婚一周年的一張照片,引起了一個從來未有過的感覺。這照片是朋友乘著我和 Henry 完成了切蛋糕的儀式後,在賓客們的要求下接吻時拍的。當時我和 Henry 都閉著眼睛,雖然沒有感覺到強烈的閃光,但也可以肯定大部份賓客都在拍照。況且他們有的是時間,因爲司儀本來要倒數九秒鐘,但在中途又加長時間,數來數去都數不完。 這照片在臉書上載了不到半日,除了有心人的祝福,更已經有多過一百個用戶的「讚」賞。其實,昨晚的酒會,跟所有慶祝新婚或類似的場合並沒有太大分別,主角倆都會給客人拍到這樣的照片。若果不談二人的性別和照片的素質,照片的内容確實並沒有什麽值得人家去特別地留意。就像看到一條狗在水裏游來游去,不會引起別人太多的注意。 言而我和  Henry 這張照片,卻讓別人有像看到兩只貓在游泳的感覺。 是的,有些貓會游泳,我見過。但數量應該比會游泳的狗少,因爲大部份的貓都怕水。 是的,兩個男人也能相愛,結婚。我是其中一個。根據某些統計,男同志的數量本來就不多,大概只是人口的十分之一。而有幸找到伴侶結婚的,便更少。我覺得自己是一只會游泳的貓。 難怪一張在結婚周年接吻的照片,即使像「大會指定動作」一樣常見,也能為別人帶來驚喜。 從我們的親友來看,我和 Henry 的婚姻並沒有給他們任何負面的感覺。相反地,他們見證了我們凴著愛的那份勇氣。 參與昨晚的慶祝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同志,也有異性戀人。這群人可以說是一個小小的社會。真的希望有一天,這個小小的社會慢慢地擴大成長,裏面每對戀人都可以把他們的愛,自由地公開。 Continue reading 公開的愛 Open Love

Cuts and Stitches

Finally, I just had the stitches on my knee removed. The cut was deep enough that stitches were unavoidable but then again they must be removed when the wound reaches a certain healing stage. Hopefully after a week or so my knee will be totally recovered with a scar barely visible. The human body is fascinating. The way it functions is complex and if it is well taken care of, it may last over a hundred years. But it takes only a cut on the knee to influence my quality of life, fortunately only for a week. I could not … Continue reading Cuts and Stitches

Our first interview with Ada Mama!

So glad we got the chance to be interviewed by China Daily, as they needed a story of family with gay members – and now our family has two! It was my mother’s first interview with the media and I was worried that she might not feel comfortable to do it, but she said if we could help some people out by doing this, then go ahead! I was so moved when she told me this since she was rather closeted like I was before whenever in public. The reporter was shocked when she found out my mother is already at her late 60s! She was so friendly … Continue reading Our first interview with Ada Mama!

真情 True Love

若要我把過去曾經意外受傷的記錄寫下來,一時間也真不知道有多少次。小時候已頗好動,居然也曾是足球小將。印象比較深的一次受傷,就是在足場上『磨薑』。右腳的拇指甲都幾乎磨掉,流血不多,卻痛苦難當。已不記得當時如何處理,但小孩子受傷很快便復原,過不了幾天又蹦蹦跳跳地去球場玩耍了。我雖沒有真正與人打架的經歷,但在學校裏也上過武術班。有一次把腳背踢在對手的手肘上,下場可想而知。 成年後沒有印象曾受過比較嚴重的外傷,倒是有在醫院裏被開刀補耳膜的經驗。好朋友來接我出院後就直接去茶樓吃點心。盲腸幾年前也割了,可是『微創』手術幾乎不留痕跡,手術第二天還自己坐小巴離開醫院,去茶餐廳吃了午飯才走路回家。 不可以說是身經百戰,但也算是經驗豐富。 上一個周末膝蓋下部意外地割破了,去醫院縫了三針。這次因爲意外受了外傷而要縫針連接傷口,卻是我的第一次。 記得意外發生後,我站著時自己也看不到傷口,更還能走動,所以除了感覺到受傷處的一點痛楚,並沒有其他反應。Henry 的反應就不一樣了。 緊張的情緒明顯地表現在他的臉上。幾乎專業地把我的傷口包紮後,也立時把我當作傷殘人士,一步一攙扶。其實我走路時並沒有太大的痛楚,只是怕觸動傷口會流血,所以走小心一點而已。 由到達醫院,直至離開醫院,他一直說自己處理不夠好。我呢,看著他那份緊張勁兒,心裏反而有點甜絲絲。 患難見真情。 Continue reading 真情 True Love